陆溪沅

×开学停更中×cn.陆溪沅(yuán)嫌麻烦叫糯米就好啦

主混es|农药|aph。泉p流星队p,露厨法厨,刘玄德夫人。空间多为izmk和邦备。天雷双子看板狄芳味音痴and农药已退游17年下半年后的角色婉拒。是个改表情包的,本职文手偶尔画点画。三十八流jker。喜欢手机摄影、旅行和国内现代文学,都很业余……

空间的表情包随便拿

头像来源度娘,侵删💦💦

刚玩lofter多多指教——♡

「邦备/知乎体」作为老师班上有自己的亲戚怎么办?

-ooc出天际

-是奇怪的师生paro,私设一大堆

 





RT,最近带的班上有亲戚有点慌来问一下

————————————

[小鸟啾啾啾]

题主我先说一声加油……

 

答主是一个高中英语老师,刚从师范毕业两三年。由于一个老师请了孕假就被强行塞到了我们学校高二最吵的那个班。结果,结果,当我拿到点名册打算浏览一下我们班上可爱的学生时,一个熟悉的名字出现了……

 

咦,这位同学和我五百年前是一家哎等等这不是我祖宗的名字吗???

 

对,没错,是我祖宗本人没错了……因为各种原因反正我们家七大姑八大姨分不清比我高了几十个辈分的人我统一称呼“祖宗”。但是前阵子过年我们家从国外回来了个亲戚天天牛逼哄哄仗着辈分欺负小朋友,很不幸我就是其中被笑眯眯的递来红包的小朋友……一个小你七岁的人对你一脸“这孩子真是不错啊”的迷之表情看着是什么一种感觉吗?

 

(然后我就理直气壮地收了他的红包(。

 

回归正题回归正题,哈哈可能题主的辈分还没差到这种程度吧不过我还是想分享一下。

 

第一天开学在办公室玩了一会手机,就看见WiFi(我们学校没有安无线网…)那一栏有个免费热点。我麻溜的连了上去开始快乐的看电视剧。过了大概三十秒热点突然断了,我赶紧切回去刷新了一下又出现了,于是继续返回看剧,三十秒之后热点又断了……循环了几个来回以后我选择投降进教室看看我的老祖宗到底是个什么货色(?),从后门偷偷进去就看见他就坐在教室最后一排玩手机,屏幕里是设置蜂窝移动数据个人热点那个界面,上面好死不死一大堆链接,然后他默默地摁了off键,五秒之后默默地打开。

 

……

 

我微笑着走到了讲台上。

 

要来新的班主任这事已经传开了,所有人立刻安静如鸡的看着我,答主姓刘于是我自我介绍以后班上马上就有人起哄说:“刘老师我们班上有个刘老四!”大概是因为我祖宗在他那一辈兄弟排第四什么的,结果班上人的实现基本分为往我身上看的和往他身上看的,正当我想说点啥挽回老师的尊严这家伙笑嘻嘻的喊了一声我乳名,前面还加了一个“小”。

 

(绝望jpg.)

 

反正马上全班就知道我俩谜一般的祖孙关系,同学们天天用慈爱的目光看我……

 

————————————

天哪居然这么多k赞……谢谢大家,我来更新了。

 

前面提到过我祖宗是个海归,语文和数学一般偏偏英语比我讲的还溜,发音标准的吓人还是不带口音的官方腔。上英语课我最怂的就是让他来答题,因为总有一种小朋友在玩过家家教大人讲话的感觉……别问我这是什么鬼形容,这是他本人的描述。

 

上课的时候他一直处于神游外虚状态,有一次我实在没忍住走到他位置边敲他桌子说了两句,要他复述刚刚讲的题型,这家伙坐在那里慢吞吞问了句:“什么。”我顺口就说:“回答问题给我站起来,你是不是跟坐着一样矮。”他瞬间站起来然后我整个视线都被遮住了……

 

对哦,他比我高好几公分来着。

 

接着他把刚刚卷子上的题给念了一遍,叹息着嘀咕道

 

“现在的年轻人怎么都喜欢自取其辱。”

 

全班都听得见的那种嘀咕。

 

 

这家伙性情及其恶劣下课的时候是真心没把我当老师看噢贼喜欢揪我小辫子,经常尾随我然后趁我不备把我发圈一整个给扯下来然后飞速开溜。我的头发是属于那种不梳就可以翘上天的那种,有次我有惨遭毒手折回去追他的时候撞上了校长,被当场留在原地进行了谈话……

 

————————————

 

评论区里居然有人拉郎配,你们思想好危险啊虽然淡了点但我们是亲戚啊……!而且我是男的好嘛(哭泣)就不允许男孩子留长发了嘛?

 

——

 

“所谓要尊敬长辈,哪怕对方是个傻逼也是。”

 

感谢这句名言,时刻警醒我要优雅,要讲文明。同时昨天在批作业时我把这句话写在作业本上分享给了我的好祖宗。

 

这个人,在做错题集的时候,记录了一大堆雅思四六级的迷之题目,因为老师是被要求解答学生错题集上不会的题目。倒不是我不会做,这瓜娃子居然写了一大堆翻译题,翻译题,翻译题。什么玩意儿啊,这玩意儿先不说有没有正确答案,我班上四十多个人的作业你还不嫌多你要给我增加负担是吧,ok,我就批你一个人的。

 

花了一个小时终于把所有题给做完了。第二天发作业的时候他打开本子很满意的说了句:“不错不错,写的好认真啊。”

 

我差点没气的昏古七。

 

——————————————

 

好了差不多就是这样了orz总之我现在天天被气疯,怀疑当年为什么要考师范……

 

-

努力为邦备事业添砖加瓦呜呜呜,信息课写文最为致命所以垃圾的一批肯定一堆虫……!


依旧是瞎改的沙雕表情包,依旧含有泉真

「邦备」不老的邦邦和他收养的备备

-是→不老的魔女和她收养的孩子这个梗
-灰常ooc,我也不知道这是不是伯爵邦反正我瞎几把乱写的





before↓
梅雨季节的气候把空气浸润的湿湿的,沉沉的夜幕降临,但天空仍有一点亮光从愁云惨雾中透出来。又下起雨来了,冲刷着树叶哗啦啦打在泥土地上。古堡内的伯爵闻声扶额,终究像是无事可做一般放下手中并不想看的书,从房间径直走到大门前。刚想扣起成年不变的锁,忽而听见外头哒哒踩过水坑的脚步声,皱皱眉寻思着哪个闲的发慌的家伙又跑到这荒郊野外打扰他,他可没心情给那人解释这座匪夷所思的建筑并且帮他指路回到城市。

而外头没有动静,没有叩门声,也没有说话声。刘邦在已经上锁的门前矗了会儿,自暴自弃干脆又打开了陈旧的门,往暴雨中牛逼不嫌事多的伸出头瞅了一眼。只见一个小孩缩成一小团坐在屋檐下的墙边一个劲儿的抖,钴蓝色的长发未经打理,遮住埋在手臂里的脸。米黄色的单衣绣着可爱的小兔子式样,被雨水打湿贴在身上,莫名叫人心疼。

下意识的,刘邦踏出步子半蹲着晃了晃那小孩的肩,他抬起头露出有点婴儿肥的脸,刘邦对上那双血色但不腥气的通透眸子,还扑扑眨着,瞬间就像小粉丝被爱豆一秒圈粉。白发的伯爵将他抱起笑吟吟的看着他欲言又止的模样,问道:“叫什么名字?迷路了吗?”“备…”他摇摇头,怯怯的开口,“我没有家…”泪水满在眼眶里差点要掉出来了,嘴也撇在一边,满脸写着委屈。

“没有姓?”刘邦愣愣心疼了几秒,想到自己平日里单调的要发疯的生活,大概是头脑发热对着面前湿漉漉的小孤儿脱口说出。

“以后你姓刘,就是我的小朋友了。”

after↓
“祖宗————起床了起床了起床了!”

早晨灿烂的光对于每一个吸血鬼适合黑暗的眼睛来说都是难以接受的事物,刘邦任凭刘备大开窗户拿枕头不停的往自己睡的棺材上拍。所以说当初为什么要特意给他买床啊,就应该把他塞在棺材里上个锁什么的。这个想法一出刘邦就被自己逗笑了,忍着强烈的不适推开棺材板直起身子跨出来,整个儿搭在刘备身上往他脖子里蹭蹭,被他不满的揉乱头发推开,拎起手提包头也没回的往门口走去,有些气呼呼的扔下一句:

“你不是会飞嘛,带我乘个飞滴呗。”

这兔崽子。

-
我好ooc啊😭😭我好饿啊😭😭

我也不知道我在改什么但是请不要打我😭😭
是能给大家带来幸福的魔法天少们(雾

刚才在空间看到了实在忍不住改了……很糙😶
我不是黑,真的
占个单人tag抱歉!!

「亮良」交党费不需要题目

-ooc预警
-现代paro,未交往前提







乍暖还寒的早春晨间有些凉意,诸葛亮穿着单衣站在大学城的门口打了个喷嚏,往一股松泊油的马路上瞅了眼,稀疏的人群里完全没有张良的人影。他缩缩脖子悻悻的哼了一声,也不知道是在抱怨什么。

“孔明。”清澈的声音响起,敲醒了还有些困意的诸葛亮。眼前的人明智的裹着高领毛衣和外套,看上去暖和的很。诸葛亮用着半分不满半分玩笑的语气道:“早啊前辈,我快冷死了。”张良愣愣,忖思片刻说道:“今天的风从东北方向刮过来的…我们绕路?”诸葛亮见他还真回答起来,方才的脾气全消了。于是笑着说:“开玩笑的……不过现在也太早了吧?书城都不知道开没开门。”张良抬起手看向手表,由于在室外索性没戴麻烦的眼镜,眯了眯眼看清时间,“没事,”他把手插回口袋,“走过去差不多了。”

原来是步行啊,诸葛亮在意识到这个残忍的事实时已经和张良并肩走在人行道上了。街道上开门的餐饮店竟然还算多,主要是为了给那些晚起的年轻人准备的,比如他自己。张良一路上都在四处张望,大概是触景生情不停的跟诸葛亮嘀咕着最近在清晨发生的事,他几乎天天五点半就在街上晃悠了。

穿过了第二个十字路口,张良忽然停下了脚步,指着远处一家奶茶店。“买一送一,”诸葛亮读出立在店门前的牌子,知道张良是想告诉他买点热饮可以暖和一点,但只有一个人在喝是不可能的,作为勤俭持家的大学生为了节约往往热衷于“送”这个字。

“那前辈我去买噢,你等我一下。”说罢诸葛亮就跑去那家看上去并不算很有名的小连锁店。早上刚刚开业,待在收营台旁边的店长还在迷糊状态,不过健谈的本质并没有被改变“买一送一?”她想了想,“呀,那个活动昨天结束了,忘记把牌子撤掉了……算啦,就延长一下这个活动吧,没有拿走牌子也是我们的失职……”于是员工把一冷一热两杯奶茶递到诸葛亮面前。察觉到他的疑惑,小店员有些慌张的回答:“抱歉……刚刚开店还没完全热好。”诸葛亮也不是偏爱为难他人的家伙,点点头转身走了。

张良喜欢喝冷饮,诸葛亮是知道的,不过正因此肠胃一直不大好。他想想走到张良面前时下意识的把热的那一杯塞到张良怀里,两个人在原地把吸管戳进去又一边吸溜吸溜一边继续走向去书城的方向。

“是不是要暖和点?”
“暖和多啦。”

-

党费,嫖了那么久
本来是想写友情以上恋人未满的小故事结果变成这个样子了,他们两个好难写啊呜呜呜

表达一下我对大泉哥的喜爱😶
占tag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