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沅沅沅

自力更生…

【昊翔】草莓橘子糖

-私设多,随便看看




  刚上小学的那天孙翔在路上捡到了一块钱,他拿着这枚硬币去路边的小卖部买了两根五毛的棒棒糖,小店的老板娘随手抽了他最喜欢的橙子味和最讨厌的草莓味。孙翔拿着它们站在教室的中央,四周看看不知道该送给谁。


  最后在快放学的时候,孙翔摸了摸口袋里的糖,还没有融化,但再不吃掉的话就不好吃了。“要一个人吃两个吗?”,身边的一个小朋友凑过来问,抬起头一看是他的新同桌唐昊。——他还不知道同桌是什么意思——


  但是他把其中一个草莓味的分给了唐昊,因为他想和唐昊做朋友,而且他不喜欢草莓味。两个人叼着糖一起走出校门,找到各自的父母挥手告别。


———


  “糖糕,爸爸我买了NCA强推的水果糖!”


  某天孙翔在路上捡到了一百块,二话不说去逛淘宝,美国正在举行的sse直售界面吸引了他的目光,秒了一盒品牌名全是英文的糖下来。


  算得上精美包装被强制拆开,里面摆着一颗颗粉色和橙色的水果糖,相比一抓一大把的喜糖它让人食欲大开,“你三岁吗,吃个糖这么高兴。”唐昊随手拿了一颗粉色的扔进嘴里,很浓的水果味,意外的不那么齁人,不过充其量也就是阿尔卑斯的水平。他一口咬碎,淡淡的甜蔓延开来,挺好吃的,但他还是嘀咕了句:“我不喜欢甜的啊。”


  “...不喜欢也得喜欢,”偶然掉出来的说明书上面写着“strawberry”和“orange”,“等等你不许吃橙色的那个,听到没?”


  “还挑食?”唐昊好笑的看着孙翔找来两个玻璃罐把粉色和橙色的糖分开装了起来。“挑什么食,爸爸这是有品味懂不?”说着将橙色的糖罐揽进怀里,想想把它们摆在了各自的床头柜上。“井水不犯河水啊!还有不许浪费。”


  唐昊想说他其实并不讨厌草莓味,因为他只吃过这一个口味的糖果,从前也是现在也是。


  

普通的快乐师生日常(1)

-cp是邦备/亮良/信云

-校园paro,全是私设,有年操,设定见http://zhangjialedenvren.lofter.com/post/1eb0a5f5_12cf93152

-这章没啥亮良...先不打tag


  


  




  (群聊)聚众学习的人们



  凌晨2:46


  打死也不考政治:哎你们知道不,我们班要换班主任了,是个新生



  青 莲 剑 歌。:我靠真假



  打死也不考政治:真的真的,之前在高三实习了一年,我有他照片



  打死也不考政治:【图片】



  青 莲 剑 歌。:看上去好美啊!!



  belief:狗,是什么样的盛世美颜竟然让你能赞美@青 莲 剑 歌。



  青 莲 剑 歌。:闭嘴,这个小姐姐的背影很美的好吗?我要去泡她!



  cloud:好像是高三4班的实习生。



  cloud:他是个小哥哥@青 莲 剑 歌。



  青 莲 剑 歌。:我靠?



  打死也不考政治:对鸭,叫刘备,听说教的还不错,主要是刚毕业比较负责哈哈哈



  青 莲 剑 歌。:别这样吧,主课老师全是男的的时光要来临了吗……落泪



  belief:我嘲笑哈哈哈哈



  cloud:发现一个好笑的事。



  cloud:刘邦刘备李白缩写都是lb。



  belief: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这么一说我顿时觉得这老师不是什么好人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流弊哈哈哈哈哈



  青 莲 剑 歌。:敲nm???为什么要把我和刘老三那个sd相提并论,我是最帅的好吗?



  belief:云,你快把语文老师的链儿拿来,牵住我们家狗儿



  cloud:意念栓住



  青 莲 剑 歌。:你们俩个gay里gay气的人在此地不要走动,我去拿个锤子就来。



  我不做大哥好多年了:你们仿佛在讨论我和我的孙儿。



  青 莲 剑 歌。:lb你把话说清楚who是你孙子!



  belief:照这个推理那刘老三也是我家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cloud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cloud:狗粮买不起了?



  我不做大哥好多年了:clam down,刘备是我第16代后代,咋滴啦?



  cloud:刘邦,妄议老师是要受罚的。



  belief:刘老三请开始你的表演



  我不做大哥好多年:真的啊,你们不信明天开学我就给你们见识见识什么叫作天人之秀。



  belief:come on!



  cloud:确切的说是五个小时后开学。



  青 莲 剑 歌。:我带着锤子来了,你俩快快出来受死



  belief:好巧,我的40cm大刀早已准备就绪



  cloud:李白同学,二打一是没有胜算的,你还是放弃吧。



  青 莲 剑 歌。:靠...@纪律委员@打死也不考政治 小狄狄小芳芳我tmd举报!这里有人违反校规秀恩爱



  纪律委员:李白给同学起外号,扣一分。



  belief: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都给我笑



  cloud:噗



  漆黑的房间里一个小小的屏幕散发着并不柔和的光,刘备看着同学群里一条条刷过的聊天信息背后一阵冷汗,想到明天就要遇见这群完全陌生的兔崽子就脑瓜子一阵疼儿。




  倒不是听了传闻中高二(6)班是全年级最吵得班级,而是他将要面对的是另外的传说级任课老师——诸葛亮和张良......想到办公室里他俩凑一块儿研究听起来完全是天书的话题,自个儿默默的拿着手机看新出的电视剧。




  “鬼能不怂啊......”刘备把头缩进被子里,只留一撮头发在外面,愤恨的嘀咕,觉着要找个谁发泄发泄...他蹑手蹑脚的走出卧室,移动到对面的房门前,往里一窥视果然看见刘邦正歪在床上打游戏。得胜似的踢开房门做威风凛凛状。




  “还醒着?小孩子要早睡早起知道不?”刘邦被门外的灯光照到了一个边,头也不抬的丢了一句话过去,把来人大半的气焰扑灭了,“有脸说...”刘备报复性的打开电灯,被灯光刺眼的刘邦哆嗦了一下手机摔在床上,“别忘了我现在是你班主任了,给我睡!”“哎呀知道知道。”刘邦把手机丢到床头柜上充电,盖上被子,意外的三秒入睡。




  刘备见状只好关灯折返房间,躺回床上。




  “...靠,还是睡不着。”






———————————————




  是一个长文...有点剧情,更多是日常。我圈太冷好饿啊,想要拥有三倍的快乐。


  一下子写三个cp会不会很容易踩中雷区啊...

普通的师生快乐日常 设定

  邦:英语课代表+劳动委员,是个初中在英国读的海龟,爸妈还在国外自个回来上学的,在国内有个很不错的学区房,反正很富。


  良:语文老师+副校长+作家协会会员,博士后在读,明明有很多职业却意外的闲,爱好是缩在办公室看别人连标题也读不懂的书。(27)


  信:体育特长生+区篮球队队长,只要和学习沾边儿的东西都no thanks,因得知刘邦很富所以变成了仇富者,和赵云是发小。


  备:英语老师+新晋班主任,说是人才引进其实是苦逼的师范毕业生,为了省房租已经搬到了刘邦家并蹭吃蹭喝。爱好是看电视剧。(24)


  亮:数学老师+校长助理+个人研究人员,博士后在读,不知道为什么但好像比张良还要闲...有个不为人知的爱好是看漫画,当然也会沉迷于研究着手的课题。(26)


  云:班长+区篮球队队员,家教比较严格,热衷于用五三拍赵云的脑袋,原因不明。会弹钢琴,喜欢音乐。和上面某人是发小。


        学校设定:中外联合私立重点高中。

【邦备】不想起了

-上课脑洞…paro混乱

-是祖孙的快乐谈心time我随便写写大家随便看看吧(什么










  “嗯......就算你这么问,我也没法回答啊。”




  沉入地平线的落日和海风,橙黄色耀眼的余晖,就像是很多电影里会提及的走向结局的画面。但圆满结局抑或悲剧,其实并不是很重要吧?




  “...其实啊,我也有认真的思考,不过或许世界上有什么东西是比江山社稷更为重要的吧?……比如兄弟,恋人,信仰什么的。”




  刘备挠挠被发梢搔痒了的脸颊,偏偏头看着有些不解的刘邦,吁了口气做伸懒腰状。转身背靠栏杆,单手倚着看海上的风景。




  “可能你没法理解吧————不过就算重来一次我也会为二弟报仇的……也正因此,我可能不适合当君王吧......哎哎,说着说着就煽情了。”




  “多少可以理解一点。”




  终于大半个太阳掉进了水里,暖暖的光照的人有些刺眼,刘邦也背过身去,打了个哈欠。一边向后踹了踹铁栏杆一边撑着头有些勉强的答道。




  “如此而已?”




  “仅此而已。”




  他们对视了片刻,同时别过头去看跨海大桥上来来往往的车辆,也都释然的笑了笑。




  “这辈子还没坐过邮轮,要努力攒钱买国际航线的船票————”




————————————————




  怒了,我饿死了,但是没有梗也没有文笔,只好乱写一气。

【昊翔/孙翔生贺】wish your wish

-卧底paro

-生日快乐!妈妈爱你!




  “你来干什么?”


  走廊窗外的雨在月光的反射下连成一条条银丝,在孙翔耳畔呼啸而过的风倾诉着冬季的严寒。门外站着的人冲他笑了笑,水滴沿着雨衣的边缘掉落下来,在地上汇聚成一小滩湖泊,倒映出孙翔藏在背后的手中紧紧攥着的餐巾纸。




  “我说,能让我先进去吗?”来人把覆盖在头上的帽子连着雨衣扯了下来,哗哗作响的塑料声和风奏出令人哀伤的旋律。孙翔有些疲惫地眨眨眼,侧身让出半开的门。唐昊提着布包跨过有些高的门坎,把雨衣丢在门外。




  刺眼的白织灯照着两室一厅的小公寓,唐昊半眯着眼睛走到客厅的沙发边坐下,电视机里在放一档整人节目,身边还有一些余温的抱枕被唐昊拽进怀里,顺势甩开运动鞋屈起腿躺在沙发上。孙翔拿着拖鞋走了过来,气恼的看着这个没礼貌的客人,随即倒在单人沙发上。




  “有屁快放,没屁滚。”他有些颓废的用手臂遮住脸,做出昏昏欲睡的模样。唐昊搓着冻红了的手,在暖气炉上方烘烤着,答道:“没什么事,就是来看看。”




  “没事还来?”他顿了顿,“你忘记局长说我们走太近会暴露身份?”唐昊撑着头,合上眼皮,想是极不情愿的缓缓开口:“我是来和你通报下一步指示的...”




  “该说是早知如此还是意料之外呢……”孙翔想道,他一向懒得掩饰自己的心情,纵然这一特性并不适合卧底。他习惯了纵情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就像他心中认为有人来陪伴他度过这个昏暗无趣的长夜的心情,方才是那样呼之欲出。甚至要从嘴里漏出来了。




  或许唯独面对唐昊不可以吧。他做到了,没有人会无缘无故的来到你的身边。“我不想谈工作。”他说。可是不谈工作能够谈什么呢。




  孙翔几乎要捂着耳朵逃避随即而来的回答。小小的客厅沉默片刻,“好,”最后唐昊开口了,“我也不想。”




  “那你来干什么?”不对,他已经回答了,“那你过来只是为了工作?”——不够确切。孙翔感受到自己词汇量的贫瘠,他找不到什么词语组合可以表达他的疑问。




  “哭不丢人,想忍又忍不住的泪水才最丢人。”他想起唐昊以前说过的这句话。坐直身子像是要振作起来,看见唐昊正从布袋里拿出两盘泡沫碟,两个叉子,两根蜡烛。




  和一块圆形的水果蛋糕。




  “生日快乐。”唐昊把两根黄色的条纹蜡烛插在中间,对着不知所措的孙翔有些好笑的一莞尔,在明晃晃的灯光下那么不真实。孙翔像个喜剧演员一样握了握拳,指甲掐进手掌,真实的疼痛传来。“你疯了?我们分了......不,是局长明令禁止我们有不必要的来往。”




  “否则开除———随它去吧。”唐昊点燃了蜡烛,操控遥控器关掉了电视,起身超墙边走去,“反正除了我没人知道你生日吧,谁发现的了呢。”




  话音刚落,随着电灯开关的吧嗒一声,屋里顿时只有两天小小的火焰在跳动。孙翔全然不顾还未褪去却已感受不到的泪痕,“我现在吐槽你给我两根蜡烛这件事会很破坏气氛的吧。”他的话语间带着笑意,认真的双手合十,“所以,看我这么惨了,姑且让我的愿望实现一次吧。”




  短暂的寂静,两团火焰被孙翔狠狠的吹灭了。




  “你知道的吧?”




  唐昊叹了口气,黑暗中孙翔感受到自己被一个有些冰凉的怀抱拥住了,冬季时令,两人恰好可以汲取对方身上的温暖。泪水莫名其妙的就沾湿了唐昊肩膀上的一小片布料,他拍拍孙翔的背,像是在安慰,又像是宣誓。




  “我会的。”

【昊翔】脑洞

  “哎哎,果然是翔翔主动的啊——”“和我想象的不大一样啊?”“好奇好奇,快讲讲过程。”

  每次非正式国家队聚会的记忆好像都是在稀奇古怪的真心话大冒险之间脱颖而出的。孙翔嘚瑟的环顾四周在讨论的人们,完全不顾酒量允许吨了一口黑啤,鼓着脸道:“那今天就让联盟最帅的我来教教你们怎么做到撩人于无形之中———”于是开始了一通有点耳熟好像是在网上听过的盘点。

  坐在对面的唐昊看着他被几个八卦的人团团围住,笑着揉揉头发,扯开口香糖包装纸嚼了起来。回忆起了事实的真相。

 

  平淡无奇的一个晚上,平淡无奇的离开宾馆一个人去便利店瞎晃悠,平淡无奇的提着一大袋零食准备通宵看傻屌视屏,结果被锁在了门外。一边使劲儿敲门一边不顾其他房客用中文不停喊始作俑者孙翔的名字,还有手机特别关心发来的消息。 

  “...我喜欢你,话说在前头你要是敢拒绝我就别他妈想回房间了。”

【昊翔】夏季的某一天

-日常文

-高中paro,基本友情向




  夏天或许生来是语文课的死敌吧,比起在塑胶操场上赤着脚被太阳烤干,也好过在狭小的桌椅空间内面对着老师在黑板上写下的一个又一个文言虚词。唐昊撩起眼皮,心不在焉的听着并不给力的空调吹出不温不凉的风。隔壁的孙翔对着新买的iwatch不知道在捣鼓什么,于是在书本的边角写下一段根本看不懂的字,推到孙翔桌上。后者睨了眼,随即在下面写上一行:“等下课铃响。”然后继续对着秒表发呆。


  当然,老师或许并不会因为铃声的打响就停止未完成的课程。唐昊姑且能理解为什么文人都喜欢把夏天比作无尽的了,是在书本中晕头转向,抑或老师偷偷把时间拉长了吧。他写下了自己的想法,孙翔看完窃笑两下,拿起笔在空白处准备回答。毫无征兆的下课铃打响了,他慌张地看看表,又抬起头瞪了眼唐昊,把方才刚写了一笔的字草草涂掉,覆盖上另一行字。


  “你害我错过下课铃,杀你!”


  被丢过来的书本上气呼呼的写着这个看上去出自小学生手笔的句子“与我何与也?”没气势,只好在修正带上又写一行:“关我屁事。”


  “话说文言文语法和孙翔的脑回路哪个更复杂啊?”看着老师的身影终于走出教室,后排的叶修撑着脑袋随口嘲讽了一句,孙翔立即回过头去作势要锤叶修。唐昊侧着身子围观这场每天必须上演的小剧场一边思考着那个奇怪的答案。或许是孙翔的脑回路简单吧,反正评判的标准也仅仅是他能否理解而已。


-


  “你是智障吗……?”


  喧闹的蝉鸣盖过了汽车的引擎声,梅雨季闷热的空气因为前一夜的雨清晰了一些。唐昊提着雨伞从校门里偷跑了出来,瞅见在绿化带边拿着手机做打太极状的孙翔骂了一句,顺带用伞尖戳了戳他的背。后者回头骂了句:“sb。”大抵是看见了手机屏幕上显示的电话界面,就朝自行车道上的外卖小哥挥了挥手,蹦跶着跑去拿m记的冰激凌,一边拆纸袋一边含糊不清的招呼了一句:“走了。”


  “巧克力味的麦旋风。”唐昊跟在孙翔身后瞥了眼他手里的小纸盒嘀咕了句,“会化的吧。”果不其然前面的家伙立即附和起来吐槽着奥利奥碎和牛奶的反人类组合,愤愤的舀了一大勺冰激淋塞进嘴里,又被冰的闭上眼睛呜呜乱嗷。唐昊拿手对自己扇着风,想起不知在哪里听过的一句话,随口说道:“不是说冰激淋要在冬天吃吗……是那个谁说的?”“靠,说到叶修我就来气。”“谁在说他啊,我说苏沐橙。你神经太跳跃了一点吧?”“啊啊!你好唠叨啊!要吃奶油糊吗?”“恶心,嫌弃。”


  过道的另一端迎面走来不知道是哪个老师,两人对视一眼折返回去,越过仍有积水的栅栏,磕磕绊绊的来到大路上。午休时间的校园几乎没几个人在走动,但他们依旧飞奔起来,像两阵风要刮跑过高的温度。


-


  慢跑完后几个男生就三三两两的凑到一块打篮球,孙翔拿着在小卖部买的矿泉水,坐在唐昊身边,莫名其妙的问了句:“你说为什么这么多年了我的学号永远和你挨在一块儿啊?”


  正在玩手指的唐昊听到诧异的看看他,“果然是傻。”他把孙翔手里的冰矿泉水抢来,拧开瓶盖隔空倒了一口,“26个英语字母忘记了?s和t排在一起的啊,我是ta,n,也就肯定是是t开头第一个;你是su,也就是s开头最后一个。什么妖魔鬼怪的名字都没法打乱这个顺序啊。”


  “嗯……好像有点道理......啊——这么说只要没有同名同姓的情况出现我俩学号绝对排一块儿?!郁闷啊——”


  “......不至于吧……”唐昊托着腮揉揉眼睛,“孙翔这么普通的名字,绝对有很多人叫的哈哈。”话音刚落孙翔就把矿泉水抢回来要浇唐昊,结果唯一溅到地面上的几滴像是变成水蒸气发出滋滋声,“唐昊这个名字更普通!绝对有一堆人叫这个!!”“你的是全国重名数最多的!仅次于‘张伟’噢。”“啊啊啊...!乡下人!闭嘴!”“居然打地域炮,上海佬闭嘴!”


  或许没有什么比暑期的下午更加炎热的天气,就算是在操场上胡乱你打我一下我打你一下像幼稚园小孩的斗争也会让人体力迅速消失。树荫底下的阴凉成了最好的歇息处,两人扑通一声坐下恢复了不久前的状态。


  “话说回来我还没去过昆明哎。”


  真正到了操场上感受烈日的时候忽然觉得趴在桌子上小憩片刻也不错,唐昊揉揉太阳穴,脑海里浮现着和孙翔在火车上吃泡面唠嗑的情形。


  “假期你有空吗?”



———瞎逼逼


  党费!昊翔真好呀哈哈哈哈!就是想写他们日常的相处模式,越写越快乐(傻笑)

  还有就是我不知道高中具体怎么样乱写的(...)请不要说我与现实不符逻辑有问题..!有努力想象那个场景了!

鄙人陆溪沅。

喜欢的人是刘玄德,未了的心愿是季汉。


邦备昊翔

写现代清水文的,略微有些热圈过敏。

1635808509

「邦备」仓鼠和兔子共同饲养日记

-现代pa,私设无数
-二人已交往,从备备手里偷来的小本本


day1
今天在宠物店花了80大洋买回来一只兔子,附带一个紫芋毛色的仓鼠,圆溜溜两只,看上去都呆呆的,我一定要把他们培养的可以表演杂技。

day2
祖宗给他们搭了个三层超豪华别墅,但是兔子又不会爬楼,所以其实只是针对仓鼠而言的三层。那只兔子看上去比仓鼠乖一点,从早到晚都在那里嚼叶子,那只仓鼠在兔子身上跳来跳去,左趴趴右跳跳,兔子都被搞炸毛了,还是在那里嚼叶子,傻了吧唧的,我好心帮它把仓鼠放到旁边,它还拿尾巴对着我,孺子不可教也。

day3
今天想起来要给他们取名字,祖宗说要给兔子取我的名字,然后对着在啃胡萝卜的兔子一遍顺毛一边备备备备的喊,估计是从网上搜来的怎么让宠物听懂自己的名字的方法。

我们不要和他一般见识,邦邦过来。果然还是仓鼠要聪明一点,几天就听懂了。

day4
今天小备一就是从早吃到晚,感觉它胖了好多,毛乎乎的缩起来跟一团雪球一样。小邦好像也是一直在吃,不过它一会儿要在轮子上跑两圈,一会要蹦跶到小备头上拽拽它耳朵,消耗挺大的,还是有仓鼠的形状的。

day5
平时都是把吃的放在盆里让它们自己吃,今天祖宗以身试法,想要喂两个小家伙。不过他大概自带嘲讽体质,小备嚼了一会儿他手上的叶子,突然咬了他一口,不过也有可能是祖宗去揪它的尾巴造成的;小邦之前经常遭到祖宗的十八般丢来丢去揉来揉去,看到祖宗的手伸过去就逃之夭夭,根本喂不到。

我也试了一下,小备乖乖的吃完了菜叶,然后眯着眼睛打盹,可爱的不得了,小邦吃着吃着就抱着我的手指,我把它悬在空中,它一边嚼嚼嚼,小爪子上的力道加深了些许,挠的我痒痒的,吃完后还爬到我手背上玩了一会儿才肯罢休。看的祖宗悲痛万分,不是我招小动物喜欢,是你太招他们讨厌了呀。

day6
摸清楚了家里的东西,小邦开始胡作非为了。今天早上不知道怎么爬上了床,对着祖宗的头发一阵乱咬,然后溜到我的被子里窜来窜去。还好祖宗被这小家伙弄醒了,接着逮住了它,不然我一个翻身小邦就要命丧黄泉了。还是小备乖,在家里最多趴在地上眼巴巴看着你,想让你把它抱到沙发上躺一会儿。

————————
我,好,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