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沅沅沅

自力更生…

「邦备」记得

-学生paro
-太太不产粮只好自己写无脑傻白甜



五月的光总能铺满一整个教室,午休的时间本就叫人迷糊,夹杂着茉莉香味的风偏偏带着恰好的温度吹进教室。于是老师的一切话语再怎么吸引人,都是徒劳的,何况是课程呢。在全班三分之二的人晕乎乎的打哈欠时,讲台上的人突然撂下一句“下午考刚才讲的例题。”便抱着教案走向门口迅速的离去。

最先从迷茫中清醒过来的是韩信,立即隔着走廊问刘邦听没听讲。后者从书堆里悠悠的钻出半个脑袋,装模作样给了他一个怜悯的眼神,成功的把他气的朝那儿竖中指。转头看向自个儿认真回顾笔记的同桌,摸出纸和笔凑到对方桌子那儿,撑着头含笑道:“小玄德肯定听了吧,给我讲一下嘛。”

刘备偏头瞅瞅看上去十分真诚的祖宗,叹了口气笑着揉了揉眼睛,“你看这里,”他缓缓启齿,“先把他抄一遍,然后……”他教刘邦一向是要从格式开始的。

题目拗口得很,难免会有读错的地方,刘邦听了个开头眼神就往刘备的方向飘,后来干脆直接盯着刘备背着光翘起的发丝下那张认认真真的小脸,和小学生第一次教别人题目似的。照着笔记上模仿老师的样子,念错符号眼底闪过得小慌乱和像是自言自语一般轻轻的声音。和所有青春电视剧里的情节如出一辙,刘邦心想到。

正当美好的臆想还要继续时,刘备指责的话语把他拉回了现实,只见他有些气恼有无奈的问道:“你记不记得我讲到哪啦?”

噗,怎么和老师的台词一样?连语气都是相仿的。

不过他知道眼前可不是严格不可冒犯的老师,而是自家小兔崽子。刘邦一想到这儿,那双淡紫色的眸子中得意的情绪就洋溢到快要掉出来了。

“不记得了。”

刘邦慢吞吞说了一句,无视刘备有些愤愤然的表情又往那儿倒了一点儿。和煦的光移到了他的脸上,暮春的风就算说是熏人也恰如其分,一切的一切比偶像剧还要偶像剧。

“我只记得你是我的。”

-
“报告老师,有人虐狗。”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