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沅沅沅

「亮良」交党费不需要题目

-ooc预警
-现代paro,未交往前提







乍暖还寒的早春晨间有些凉意,诸葛亮穿着单衣站在大学城的门口打了个喷嚏,往一股松泊油的马路上瞅了眼,稀疏的人群里完全没有张良的人影。他缩缩脖子悻悻的哼了一声,也不知道是在抱怨什么。

“孔明。”清澈的声音响起,敲醒了还有些困意的诸葛亮。眼前的人明智的裹着高领毛衣和外套,看上去暖和的很。诸葛亮用着半分不满半分玩笑的语气道:“早啊前辈,我快冷死了。”张良愣愣,忖思片刻说道:“今天的风从东北方向刮过来的…我们绕路?”诸葛亮见他还真回答起来,方才的脾气全消了。于是笑着说:“开玩笑的……不过现在也太早了吧?书城都不知道开没开门。”张良抬起手看向手表,由于在室外索性没戴麻烦的眼镜,眯了眯眼看清时间,“没事,”他把手插回口袋,“走过去差不多了。”

原来是步行啊,诸葛亮在意识到这个残忍的事实时已经和张良并肩走在人行道上了。街道上开门的餐饮店竟然还算多,主要是为了给那些晚起的年轻人准备的,比如他自己。张良一路上都在四处张望,大概是触景生情不停的跟诸葛亮嘀咕着最近在清晨发生的事,他几乎天天五点半就在街上晃悠了。

穿过了第二个十字路口,张良忽然停下了脚步,指着远处一家奶茶店。“买一送一,”诸葛亮读出立在店门前的牌子,知道张良是想告诉他买点热饮可以暖和一点,但只有一个人在喝是不可能的,作为勤俭持家的大学生为了节约往往热衷于“送”这个字。

“那前辈我去买噢,你等我一下。”说罢诸葛亮就跑去那家看上去并不算很有名的小连锁店。早上刚刚开业,待在收营台旁边的店长还在迷糊状态,不过健谈的本质并没有被改变“买一送一?”她想了想,“呀,那个活动昨天结束了,忘记把牌子撤掉了……算啦,就延长一下这个活动吧,没有拿走牌子也是我们的失职……”于是员工把一冷一热两杯奶茶递到诸葛亮面前。察觉到他的疑惑,小店员有些慌张的回答:“抱歉……刚刚开店还没完全热好。”诸葛亮也不是偏爱为难他人的家伙,点点头转身走了。

张良喜欢喝冷饮,诸葛亮是知道的,不过正因此肠胃一直不大好。他想想走到张良面前时下意识的把热的那一杯塞到张良怀里,两个人在原地把吸管戳进去又一边吸溜吸溜一边继续走向去书城的方向。

“是不是要暖和点?”
“暖和多啦。”

-

党费,嫖了那么久
本来是想写友情以上恋人未满的小故事结果变成这个样子了,他们两个好难写啊呜呜呜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