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沅沅沅

自力更生…

「邦备」不老的邦邦和他收养的备备

-是→不老的魔女和她收养的孩子这个梗
-灰常ooc,我也不知道这是不是伯爵邦反正我瞎几把乱写的





before↓
梅雨季节的气候把空气浸润的湿湿的,沉沉的夜幕降临,但天空仍有一点亮光从愁云惨雾中透出来。又下起雨来了,冲刷着树叶哗啦啦打在泥土地上。古堡内的伯爵闻声扶额,终究像是无事可做一般放下手中并不想看的书,从房间径直走到大门前。刚想扣起成年不变的锁,忽而听见外头哒哒踩过水坑的脚步声,皱皱眉寻思着哪个闲的发慌的家伙又跑到这荒郊野外打扰他,他可没心情给那人解释这座匪夷所思的建筑并且帮他指路回到城市。

而外头没有动静,没有叩门声,也没有说话声。刘邦在已经上锁的门前矗了会儿,自暴自弃干脆又打开了陈旧的门,往暴雨中牛逼不嫌事多的伸出头瞅了一眼。只见一个小孩缩成一小团坐在屋檐下的墙边一个劲儿的抖,钴蓝色的长发未经打理,遮住埋在手臂里的脸。米黄色的单衣绣着可爱的小兔子式样,被雨水打湿贴在身上,莫名叫人心疼。

下意识的,刘邦踏出步子半蹲着晃了晃那小孩的肩,他抬起头露出有点婴儿肥的脸,刘邦对上那双血色但不腥气的通透眸子,还扑扑眨着,瞬间就像小粉丝被爱豆一秒圈粉。白发的伯爵将他抱起笑吟吟的看着他欲言又止的模样,问道:“叫什么名字?迷路了吗?”“备…”他摇摇头,怯怯的开口,“我没有家…”泪水满在眼眶里差点要掉出来了,嘴也撇在一边,满脸写着委屈。

“没有姓?”刘邦愣愣心疼了几秒,想到自己平日里单调的要发疯的生活,大概是头脑发热对着面前湿漉漉的小孤儿脱口说出。

“以后你姓刘,就是我的小朋友了。”

after↓
“祖宗————起床了起床了起床了!”

早晨灿烂的光对于每一个吸血鬼适合黑暗的眼睛来说都是难以接受的事物,刘邦任凭刘备大开窗户拿枕头不停的往自己睡的棺材上拍。所以说当初为什么要特意给他买床啊,就应该把他塞在棺材里上个锁什么的。这个想法一出刘邦就被自己逗笑了,忍着强烈的不适推开棺材板直起身子跨出来,整个儿搭在刘备身上往他脖子里蹭蹭,被他不满的揉乱头发推开,拎起手提包头也没回的往门口走去,有些气呼呼的扔下一句:

“你不是会飞嘛,带我乘个飞滴呗。”

这兔崽子。

-
我好ooc啊😭😭我好饿啊😭😭

评论(1)

热度(59)